首页 关于我们 美国买房指南 美国买卖须知 客户评价 预约/服务/登记 住宅搜寻 联系我们
首页>>买卖须知

美国最大留学中介之一突然倒闭 300多中国家庭被坑 低龄留学产业弊病暴露
世界日报     2019-11-09 15:23

近日,美国最大的留学中介之一EduBoston突然宣布停业,该公司欠下学校,家长,寄宿家庭巨额款项,韩裔老板卜金南(Keenam Park)不知行踪。根据知情人,该中介的中国客户占了很大一部分,共约300个家庭受到牵连。其中许多身在中国的家长因为语言不通,与中介沟通不畅等原因,维权很困难、不知所措。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留学中介的产业链问题已存在多年,而EduBoston这次倒闭也多少体现出该行业的弊病。

201911071301201601_46182.jpg

中介倒闭 

300多中国家庭不知所措

近年来k-12低龄留学发展火热,大部分家长都会选择通过留学中介来送孩子到美国读书。EduBoston突然倒闭,该中介的中国家长客户无不震惊。根据另一家做留学业务的EduCare创始人兼CEO Gin介绍,在得知EduBoston闭门歇业后,有很多身在中国大陆的家长找到他们机构求助。其中一位受害家长A透露,就在EduBoston 9月30日宣布歇业的前几天,她才刚刚缴了两年的的留学费用。

Gin介绍说,一般留学中介只会要求交一年的费用,她很惊奇EduBoston会一下子收取两年的费用。这位家长透露,EduBoston“每年都会要求家长预缴下一年的(费用),给予一定优惠,今年优惠了4000(美元)。”Gin透露说,一般一个来美读K-12的学生寄宿费、学费等费用一年至少3万,贵的有4万美元的。

根据Boston Globe的报导,这次EduBoston的歇业,有约330个家庭受损。Gin透露,像EduBoston这样大的机构,每年客户量可以达到300户,其中绝大部分为中国大陆的留学业务。有的家庭还缴了两年费用,如果平均每个客户缴纳5万元,那么300户就是1500万。

Gin介绍说,目前k-12留学输送的途径是,中国国内有负责“采购”的中介,这些中介直接与同样身在中国国内的家长对接。这些中介再与美国的留学中介(如EduBoston)联系,美国的中介则与学校签约,以及寻找寄宿家庭。

前述的受害家长A表示,事发之后,EduBoston的华人老师告诉她“已经停止工作了”,所以他们什么都不知道。所有曾经负责与A接洽的老师都已经被辞退,而当时与家长对接的中国中介新东方则表示,学费已经打到了EduBoston的账户里,要家长自己去要。家长A说,“我现在真的是愁,也不懂法律,不知道如果提告他们会怎么样。”在被问到是否当时与新东方签署相关协议时,A说,“我看了(协议),新东方规避了一切风险。”

在EduBoston事件发生后,被牵涉的学校无法再收到学费,学生的健康保险也被迫停止,而寄宿家庭也未再收到酬佣。EduBoston创始人兼CEO卜金南被扒出,9月他就将其在Weston的六房豪宅出售,市场价为275万。本次事件受灾最严重的美国学校之一,位于波士顿的Cape Code Academy已经对EduBoston提告,称其欠下学校76万3950元学费,主要是其公司代理的20名中国学生的学费。

受到该事件影响后,不少学生面临被停学的风险。不少学生和家长在寻求解决办法。受灾学校之一Central Catholic学校中有33名学生来自EduBoston的代理业务。其中32名全部为中国学生。该学校近期表示,已经寻找另一家中介接手代理,这33名学生会继续留在美国读书。

201907021214305831_34098.png

低龄留学产业弊病暴露

Gin是一家中小型k-12留学中介EduCare的创始人兼CEO。因为是同行,Gin与卜金南见过几次面。两人初次见面是在2018年初。卜金南跑路的新闻爆出来后,她先是感到诧异,心想“莫不是被逼急了?”她说,其实该行业内部的问题大家都清楚,可是卜金南选择出逃是她万万没想到的。她在事发前,曾去了EduBoston的办公室和卜金南会面,当时卜金南对她说,这种模式不会持久的。

Gin和卜金南所说的行业“模式”,指的是目前美国K-12留学中介与国内中介合作的模式。一般行业流程是中国国内有负责“采购”的中介,这些中介与身在国内的家长对接。这些中介与美国的留学中介(如EduBoston)联系,美国的中介则与学校签约,寻找寄宿家庭。因为是低龄留学,美国中介会为每个学生安排一个“校代”,“校代”负责对孩子的起居、校园生活进行监督并定期汇报给家长。

Gin说,这种模式带来的弊端包括,中介无法寻找到足够负责的“校代”,而这部分的人力、资金成本对于美国中介又很巨大。对“校代”的要求是,必须能在一个小时内到达孩子的学校或住处,这就增加了找到合适人选的难度。而在美国,人力又很贵。

另一方面,“校代”的模式又无法满足家长与学校之间的有效沟通。Gin说,有的“校代”一天汇报一次给家长,有的一周汇报一次。大多数汇报都是平常的,“无关痛痒”的日常生活,太过频繁的汇报并没有意义。在中国的家长因为不说英语,想要跟校方接触,还是要通过中国的中介-美国中介-校方这样来来去去、低效率的途径。

随着美国境内越来越多留学中介兴起,彼此间竞争愈演愈烈。早期,中介间通过签署独家合作的学校为主要竞争筹码,到后来独家合作慢慢不存在,中介就转向争取国内中介的方法来竞争。因为国内中介如新东方是直接接触到家长的机构,美国中介通过提高支付中国中介的佣金来争取更多客户。这种竞争发展到最后,不但不利于家长选择学校,还使美国中介承受更多资金压力。

除了中介自身的问题,低龄学生独身来美留学,对学生的身心发展也是一种挑战。罗兰冈学区教委陈正治认为,对于K-12留学生最大的问题,就是他们独自来美之后很容易不适应新环境。K-12留学生,最大的也就16岁,需要父母关心和教导。虽然在寄宿家庭有监护人,依然无法代替父母。大陆父母送孩子出国,大都是事业成功资金充裕的家庭,但同时父母也较忙碌,无法照顾小孩。

陈正治说,他不主张家长很早就送小孩子出来。小孩子在美国生活如果不适应,情绪上往往会不稳定,也没有机会可以发泄,而孩子在美国的生活父母也看不到。虽然可以视频,但孩子的生活,父母无法感受到。另外如果父母真的要送小孩出国,一定要“做足功课”,最好可以来美国看看,可以了解学校到底如何。


//文章来源:世界日报,版权归作者所有,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。//

息息相关的链接 合作伙伴 诚聘英才
本站郑重声明:美国买房直通车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请务必核实,风险自负